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8|回复: 0

红楼寻真——前言_前言红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7 15: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 言

  《红楼梦》传世已有二百六十多年了。从它一诞生,就被人们赋予了极高的评价,甚至由此产生了一门独立的学问,曰:红学。一部文学作品被抬到如此的高度,在人类史上绝无仅有。
  然而更为奇特的是,在红学的研究领域,众说纷纭,甚至有些观点完全相悖。小到每个人物的定性、每个细节的寓意,大到整部作品作者究竟要表达的是什么,都存在争议,至今仍然纷纷扰扰,扑朔迷离。
  由于我的孤陋寡闻,在五十岁前看到的版本都是去掉了脂砚斋批注的前八十回和程伟元高鹗编撰的后四十回的拼接本。那时候我一直对有一个红学的存在,感觉有点小题大做,故弄玄虚。直到去年,偶然间在陪深爱《红楼梦》的妻子一起用手机听台湾的蒋勋老师细讲《红楼梦》的过程中,才引起了我的关注,专门去买了一本有脂砚斋批注的《红楼梦》。
  嗬!这一看可真是石破天惊,茅塞顿开。
  兴之所至,为证实心中朦胧的感悟,我开始翻阅红学家们和历史名人对《红楼梦》的各种解读和评论。收获不少,但失望更多。
  脂批说:“此书表里皆有喻也”“莫看此书表面,看其反面” “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
  从目前红学界的论点来看,恰好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为正面,一部分为反面。也就是一部分是从表面小说的文学层面去理解,而另一部分是从背面隐喻的内涵去理解。
  不难看出,无论是从正面还是从反面去解读的,都存在着很多误解。而且,我发现出现误解的原因普遍都是来自于对作者、对作品中貌似荒唐的那些话语的不信任、不相信。
  我们知道,世上的很多事,很多误解、曲解都是从“不相信”开始的。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脂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
  我扪心自问,感觉从心底里对作者的辛酸确有一番感悟,很想表达出来与众多有心人交流交流。于是在身边人的鼓励下,便把感悟用文字记录了下来。


  当然,我也得首先说说《红楼梦》到底是一部怎样的著作。
  从目前的研究成果看,仅仅把《红楼梦》当作一部小说来对待肯定是不够的。在不能确定后四十回是否出自曹雪芹之手的情况下,把注意力放在带批注的八十回版本更有利于解读作者的本意。所以在此我打算略过基于一百二十回版本《红楼梦》研究者的观点不谈,仅以把住八十回本《石头记》研究者的成果作一比较。
  霍国玲说“《石头记》是一部彻底的‘文史合一’,—─文学和历史共存于同一部书中。《石头记》也是一部彻底的‘文史分流’,——正面写的是小说,背面写的是历史。正如同‘风月宝鉴’,正面是美人,背面是骷髅。”
  崔耀华把《红楼梦》定义为一部继《老子》《庄子》之后的又一部道家经书,即《石头经》。说“它是一部用老庄哲学对中国社会历史、政治、经济、文化、思想流派、社会制度和人类未来理想社会的阐述。”
  他们的说法都很有道理。只是我觉得当他们继续探讨下去的时候,又都有所局限。
  霍国玲认为背面所写的历史仅为作者当时经历的关于竺香玉的那段历史,这显然不符合作品本身所展现的宏大气象。
  崔耀华先生的剖析发人深省,可以说基本揭开了书中正反两面所喻的诸多内涵。只是时间跨度上,把贾府所代表的旧的走向衰败的社会局限在清王朝,令人惋惜。
  另外,崔先生把作者的思想基点定义为老庄哲学,也有失精准。就如历史上的庄子,从有据可查的记载中看,他从未说过自己是道家或曾师从老子。尽管大多数人认为他的思想接近道家与老子一脉,但我认为不能这样简单去归类。如果要归类,那曹雪芹与庄子倒确有着诸多相似之处,无论身世、性情、思想,让人感觉仿佛就是庄子再世。只不过《庄子》之书成于两千年前,没有两千年后的《石头记》内容更加丰富多彩,但思想脉络却是一以贯之的。从这两部作品中可以感觉到,他们似乎都具有更加宏大的视野,更加开阔的胸怀,更加深邃的智慧。不是能用儒、释、道简单归类的,不论归于哪一边,都觉得无法涵盖他们智慧的全部。
  庄子洞悉百家,诸子之言信手拈来,辅以各种看似不着边际的寓言,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阐述天地之理。是为了让读者能在轻松的心情下不知不觉中领会道之深邃,了悟人生的真谛,看清人世的真相。因为“以天下为沉浊,不可以庄语”。
  曹雪芹”回头说:“快把贺彩送上来. "地下妇女答应一声,大盘小盘一齐捧上.贾母逐件看去,都是灯节下所用所顽新巧之物, 甚喜,遂命:“给你老爷斟酒之所以满纸荒唐言,亦是因为“今之人,贫者日为衣食所累,富者又怀不足之心,纵一时稍闲,又有贪淫恋色,好货寻愁之事,那里有工夫去看那理治之书。”
  庄子笔下的鲲鹏,常人只当是比喻与形容,而在修炼界却不这么看。正如天龙八部,那是佛经中白纸黑字的记载,更有寺庙壁画中有形有像的见证。所以,不能简单的把“荒唐”二字理解为无根据、不存在的艺术夸张。
  至于作品所涉及的历史范围,曹雪芹这边说:“无朝代年纪可考”,脂砚斋那边却说:“自是羲皇上人,便可作是书之朝代年纪矣。”我们该如何理解呢?是从伏羲时代说起?仰或更是超越于本次文明的朝代年纪之外呢?
  脂批又曰:“所谓此书救世之溺不假。”你相信吗?
  一直以来,大多数人都只认为《红楼梦》是古今中外最经典的爱情小说、世情小说。但是,在崔耀华心中这是一部道家经书,蒋勋把它当做佛经在读。那究竟这是一本怎样的书呢?
  如果脂砚斋说的是真的,这是一部救世之书。我们又该如何去定义,又该以怎样的态度去对待呢?
  但愿鲁L蒲公英9.7短线看盘:大盘依然自调,无需恐慌!我们这些后学之人,不要辜负了曹公,能够透过表面看似荒唐的艺术面纱,领会作者以慈悲众生的心怀揭示给我们的人间真相。


  (2019年10月)




  我的品读方法

  由于目前能够确定出于作者曹雪芹之手的就是带脂批的有个不祥的预感,明天高开后上扬再砸盘八十回,而且还存在着十几个不同的版本,有些地方文字也稍有差异。那么就得结合不同的版本去读去理解,才可能更准确的领会作者的原意。对比之下,我选择了霍国玲和紫军校勘的脂砚斋全评本《石头记》和国学大师网的《脂砚斋全评石头记》作为主要读本。
  除了对作品本身反复阅读外,我还尽可能全面的参阅众多红学家的研究成果,以及历史名人对《红楼梦》的评论。这当中崔耀华先生和蒋勋老师的观点对我启发最多,崔耀华的专著《丹道天成解红楼》和蒋勋的讲课记录《蒋勋说红楼梦》是我的主要参考。
  另外,在读书的过程中,我特别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一、尽量不受后四十回内容的影响。因为以前看过的都是一百二十回的版本,印象太深,无形中就会受其影响,所以在品读有脂批的八十回版本时,有意识的提醒自己不要受影响,这样有助于更准确的理解作者原意。
  二、尽量不受其他研究者,特别是相关考证、索引或推论、猜测的影响,以免先入为主的以他们的见解去理解作品。自从第一次看了有脂批的版本心有所悟以后,为弄清心中的疑惑,看了太多红学家、名人甚至业余爱好者的著述和文章,信息太乱,在品读的过程中难免受影响。所以尽量让自己静下心来,排除杂念,就按作品呈现在眼前的样子,用心去品读,以保证领悟确乎来自于自心。
  三、本着对传统文化充分尊重,对作者充分尊重的态度。比如对神话的理解,古人与现代受无神论影响的人,完全是两个态度,要真正理解作者的用心,就要站在作者的思想基点上去理解,才可能不产生歧义。再比如,无论经过了怎样的曲折,两百多年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作品就是这个样子,那我们就照这样去解读,不同版本的存在或许就是让我们更好的理解作品的内涵。作为”宝玉笑道:“妹妹还是这么客气今天的我们这些读者,最好的态度就是尊重历史,尊重现实,不必刻意追索“最终定本”应该是啥样,或许作者生前留下不同的版本,就是有意为之的。
  四、本着对作者的充分信任。作者的智慧远大于我,这是自始至终的一个感受。尽管我努力的提高自己的各方面修为,尽可能多的涉猎各种知识,但我心里很清楚,自己顶多是逐渐趋近于理解作者的用心,而不可能站在更高处看清其全貌。所以我只有充分的信任作者才可能更好的体会他的用意,而且通过自己在品读实践当中不断有所领悟有所收获的切身体会,对作者的胸怀与智慧的信任也在不断加深。反过来,这种信任又帮助我对作品的深层内涵有了更多的领会。




  阅读说明

  一、在本书中,我主要想记录之前的研究者没有解读的内容。对于前人已有的解读,根据行文的需要,我采取能简则简、能略则略的方法。
  因为对本书感兴趣的人,我想多半是已经对《红楼梦》有所研究的人,估计大多对已有的成果都比较熟悉。
  二、采取逐回解读的方法是为了便于读者比对,但这样做难免显得思路凌乱。这是思之再三的无奈选择,望大”四老俱称道:“圣僧自出娘胎,即从佛教,果然是从小修行,真中正有道之上僧也家谅解。
  三、原文的引录,为了准确表达自己的观点,我不是沿用一个版本,而是根据需要选择不同的版本。括弧内为其它版本的不同文本。
  四、批注的引录也是依需要而定,各种版本,或多或少,并非一味求全罗列。


      知名白马股炸雷了。那八个都是好的。”黛玉说:“我的风筝也放去了,我也乏了,我也要歇歇去了。市场中要学会走极端。周末,聊聊生活。股市悟语--拉大锯、扯大锯。第三代化合物半导体最正宗的公司分析。新纶科技注射器和疫苗瓶替代品,有图有真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