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8|回复: 0

小蝙蝠行侠记_蝙蝠行侠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5 19: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五、邝知府调理苟县令

  一把火烧光了邝知府官衙佛堂里所有的东西,幸亏正下暴雨才免得整个衙门毁于祝融。可也实实在在把邝知府和知府夫人吓得够呛,还以为这是老天在惩罚他们选官作弊,所以即没敢声张,也没敢向朝廷申请修复衙门拨款。若在平常,邝知府一定会用使一块砖报十块砖,批下十块砖只用一块砖,其余九块转全揣进自个腰包的老套子,借机狠敲朝廷一笔竹杠。不过,令这两口子万分痛悔的是那把三隐伞也随着毁掉了。邝知府对夫人说:这么多年来,你我在朝廷全指靠着一个外甥就混了这么多年属实不易,在几个重要的关头,还都是那三隐伞帮着咱们渡过了难关,尤其这回要不是你巧招妙用,别说我这官没了,恐怕还得蹲大牢!以后哇,反正我也是个就要致仕的人了,趁着手里还有些权力就多捞些钱财,将来找个福地买处庄园安生养老也就是了。只是这祖籍羊阴县算是回不去喽,这个混账的苟县令,我饶不了他。
  皇帝要跟外国打仗,下令吞云府必须在本年度之内上缴一万担军粮。接到朝廷的命令之后,邝知府急的火上房,因为吞云府本地出产不了什么粮食,老百姓自己个的口粮都吃不上溜呢,于是邝知府只得把指标往下摊派,他首先想到这正好是个整治苟县令的机会,于是他同时派出四个快马信使,分别去给由他主管的四个县的县令下达来吞云府会商的通知,四个快马信使临出发之前,邝知府悄悄叫住了去往羊阴县的信使,附耳对他说了几句什么,那名信使听了点头,然后才策马奔出吞云府。
  第二天,有甲乙丙三位县令接到邝知府的通知如约而至,邝知府设宴为三位县令接过风之后,便在府衙开会研究分摊上缴军粮的事。已经来到府衙开会的三位县令都是老奸巨猾之辈,他们对邝知府和苟县令之间发生的糗事都心知肚明,再一看那苟县令还没来到可就更明白了。于是会一开起来,这甲乙丙仨县令就大诉其苦,甲县令说他管着的县连年发水灾,情况比吞云府还要差,而且淹死了人。乙县令说他主管的县连年民情不好,乡民们为了争水源经常发生了大规模械斗,这些人从东打到西再从西打到东,根本没有人种地。丙县令是个皇亲专门偷奸耍滑,只是一样出了事别人有事他没事罢了,眼前遇到缴军粮的事,他就反复强调自己管理的县土地贫瘠,自古以来都是靠着皇恩浩荡给县里拨救济口粮度日呐,这个军粮的事啊我们县实在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最后,三个县令全都站在茄子地说葫芦话,一致推荐羊阴县是个产粮大县,这一万担的军粮苟县令怎么着也得挑下八千担,余下的两千担嘛,咱们再另想办法。邝知府一看与会者达成了一致的意见,立即命录事记下整理出来上报朝廷。同时,邝知府还正式向羊阴县的苟县令下发了一个公文,进一步说明了朝廷的要求和吞云府对羊阴县下达的征粮任务,文中特别注明这份公文定下的具体数字,是经全吞”众人笑道:“不要太谦.我们且赏鉴,自然是好的云府四位府县主官集体会商的结果。
  这一段时间以来,苟县令整天闷在县衙里骂娘,他骂自己白白折腾这么一大通,不仅一点没伤着邝知府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反倒把刁不凡整的弃官而逃,俗话说不怕官就怕管啊,以后这邝知府说不定做什么小鞋给我穿呐。这天,苟县令刚刚接到令他去吞云府开会的通知,紧接着又接到邝知府发给他征缴军粮具体数字的公文。气得苟县令把那东西往纸篓里一扔,骂了句:什么东西,开头和结果一起送过来啦,这不是明摆着整人吗!他爱咋咋地,反正我又没去参加会议,我就不管这闲事。不过这征缴军粮可不是闹着玩的,没过几天,朝廷又专门派催粮大臣到吞云府来催粮,邝知府就把他跟甲乙丙三县令商量的结果,和苟县令拒不执行的事跟催粮大臣说了,催粮大臣是个脾气暴躁的武将,朝廷这回赋予了他先斩后奏的大权,当下听邝知府这一说,气得哇哇哇暴叫着直奔羊阴县而去。
  第二天大清早,催粮大臣急火火赶到羊阴县,一到羊阴县,催粮大臣就下令把苟县令绑了要砍头,幸亏娄师爷跪在他脚下跟他说了许多好话和苟县令的委屈,催粮大臣听了觉得也有些道理,尤其当娄师爷说到羊阴县之所以没有粮食上缴的主要原因,全都怨邝知府和他的内弟!催粮大臣疑惑不解地问:你们羊阴县不交军粮怎么怨到人家邝知府的头上去了?娄师爷说:这一来,他们吞云府那边已经开完会了,可是让苟县令去开会的通知却跟他们开会决定怎么分配军粮的数字,同时送到了苟县令的手上!您想想啊,即便苟县令是个神仙,他也不能乖乖拿出军粮来不是。更重要的是那邝知府百般袒护的假善人老地主,竟然用邪恶的手法把我们县粮食主产区三家村的粮种全都做了破坏,就是说8月5日、二狗财经:周三操作策略,如果不经过这个假善人老狗地主的手,种到地里的种子结不出粮食来了。关于这一点,县衙大门外现在就有三家村告状的村民们还没走呢,不信您老去看看。催粮大臣还没见过农民告状是个什么情形,于是被娄师爷哄着来到了县衙大门之外。
  果然,就见县衙大门口聚集着二、三十个衣着褴褛的三家村农民,这些农民到县衙来就是请求苟县令为他们做主找回那假善人老地主,一定要让他给解决种子问题的,他们口口声声说要不这样今年的庄稼地可就要撂荒了。这些三家村的村民已经到县衙来十多天了,苟县令本来打算带着这些人去吞云府找邝知府要回那假善人老地主的,谁知来了催粮大臣。催粮大臣一看娄师爷还真没说假话,刚才要杀人的杀气早泄了一大半,尤其当催粮大臣看到这些告状的农民一个个年纪高大面有饥色,想自己也是农民出身,只是后来投军作战勇敢,才一步步提拔成朝中大臣的,眼三藏硬着胆,走进二层门,见那钟鼓楼俱倒了,止有一口铜钟,札在地下下一看到这些穷苦人心一软,便当着所有三家村老百姓的面跟苟县令说这大圣与惠岸战经五六十合,惠岸臂膊酸麻,不能迎敌,虚幌一幌,败阵而走:看来你这里也不容易,这样吧,我呢身负皇命必须执行,现在我跟你透个底,朝廷给我下的命令是一年之内从吞云府征集一万担粮食,既然羊阴县的任务是八千担你短期又收不上来,这样吧,我给你七天的时间,在这七天时间里,你快快搜集三千担粮食交给我,剩下的五千担我缓期你到秋收之后再补齐。七天之后,咱们一起到吞云府去找那个邝知府算细账,对了、还有那个假善人老地主,我倒要问问那种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他们真有欺君之罪,本大臣定斩不饶!苟县令和娄师爷连声叩谢,答应七天之内一定备办齐三千担粮食交上。上告的三家村老百姓一看这位催粮大臣还算讲理,况且七天之后他还要跟苟县令一起到吞云府去找那祸害人的假善人老地主,便也齐声谢恩散去了。军粮的事定下来之后,催粮大臣就被苟县令安排在羊阴县最好的房子里,每天花天酒地的享受着,苟县令和娄师爷则带着一大帮衙役,在整个羊阴县所辖的村村镇镇搜剿军社保基金上半年买的股票粮,一时间闹得鸡飞狗跳不得安生。
  却说到了春耕时节,又听说粮食的种子还没解决,朝廷又来催逼军粮!还滞留在吞云府的小蝙蝠和农民伯伯小花蛇,都急着要回三家村去帮助大家渡过难关,三个商定回三家村之后,农民伯伯带着小花蛇到市场去买点临用的东西,谁知他们刚到市场,就遇见喝得满脸通红假善人老地主从一家妓院晃晃荡荡地走出来,差点没跟农民伯伯撞个满怀。自从到了吞云府,这假善人老地主在邝知府和知府夫人的庇护下,一直过着纵欲放荡的日子。霎时间,两个人同时认出了对方。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农民伯伯见了把自己害得终身残疾的假善人老地主揪住就打,假善人老地主心里有愧更不敢还手,只趴到地上连喊救命------小花蛇也趁机在假善人老地主的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正打着,忽然有官轿路过,鸣锣开道的衙役把他俩揪到官轿跟前往地上一按高声喊:报告催粮大臣,有两个刁民当街斗殴现已捉获,请大人发落。官轿帘被催粮大臣一把拉开喝到:那个打人的汉子,你姓甚名谁?因何当街动手伤人 !农民伯伯一听官长发问,悚惧地说:报告官长,我乃是三家村世代种地农民,只因去年发蝗灾欠了这个坏蛋的粮租,他就剜掉了我的一只眼睛,不信长官您看。说着,农民伯伯打开蒙住眼眶的黑布给催粮大臣看。一看农民伯伯的惨状,催粮大臣把怒气转向假善人老地主喝道:他说的可是实话,你又是什么人?挨了打的假善人老地主慌忙说:报大人,我乃是本吞云府邝知府内弟,人们都管我叫大善人老地主,我可是个安分守己的良民啊,这个打我的丑鬼我并不认识,他一定是得了失心疯-----。本来以为报出了自己姐夫的大号,这个问话的官一准会对自己客客气气的,谁知假善人老地主话还没说完,催粮大臣哈哈大笑说:好哇,原来你就是假善人老地主,我正找你不着,来人啊,把这两个人统统绑喽带到知府衙门。大人我冤枉我冤枉啊。假善人老地主以为这位官长没听明白他是谁,又强调一遍说,大人大人,我可是邝知府的亲小舅子啊。催粮大臣听他这一喊哈哈大笑说:假善人老地主你说你冤枉,好哇,你睁眼看看后面轿子里坐的是什么人。假善人老地主被几个衙役押着来到后面的官轿前往里一看,认得是羊阴县的苟县令,吓得妈呀一声瘫倒在地上。
  农民伯伯和小花蛇离开旅店很长时间了,小蝙蝠心里有些不放心便飞到街上去找,正l好见到农民伯伯和假善人老地主被催粮大臣押走,小蝙蝠寻机钻进农民伯伯宽大的衣领之内,问正在里面的小花蛇发生了什么事,小花蛇告诉小蝙蝠事情的经过,还告诉小蝙蝠说他还狠狠咬了假善人老地主一口,真解气。小花蛇说着又高兴地笑了起来。小蝙蝠说:咱俩还是商量怎么救农民伯伯免受此牢狱之灾吧,再说三家村的乡亲们还等着种子种庄稼呐,小花蛇说对。于是两个就在农民伯伯宽大的衣领里,叽叽喳喳地商量出了一个即能使农民伯伯脱离此祸又能解决三家村种子问题好办法。打定了主意,小蝙蝠就把小脑瓜从农民伯伯的衣领里露出头来对农民伯伯说:伯伯您只管跟他们去,我这就到三家村去搬救兵。       我的股票,我的生活。大盘午后低走,下一步看创业板。”尤氏等执意不从。宝钗道:“这也罢了,倒是让妈在厅上歪着自如些,有爱吃的送些过去,倒自在了。且前头没人在那里,又可照看了。炒股只有择时即大盘、操作即个股相结合,才能相得益彰决胜千里!看好3356点!。选股太难怎么办?跟着机构怎么选?这些数据要会看……。投资“防雷”十大妙招。”晴雯笑道:“你瞧我尝。”先生咬牙恨道:“你们可曾会着一个圣婴大王么?”行者道:“他是号山枯松涧火云洞红孩儿妖怪的绰号,真仙问他怎的?”先生道:“是我之舍侄,我乃牛魔王的兄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