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9|回复: 0

连载小说《最先绽开的那一朵山花》第二十五章_山花绽开一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5 11: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先绽开的那一朵山花》第二十五章
  约摸走了几分钟,完全走出了大山;听到前面有“哗哗”的声音。
  “这是山里的岩泉水流下来汇聚成的水……”
  听这水流声,看来还不小呢。
  王小花心里正想着溪水的事儿,忽听到脚边草丛里“噗噗噗”的几声响,然后什么东西“啪啪”两声冲向天空。
  这一突发状况,把毫无思想准备的她吓得一惊,配合着发出“啊……”的一声尖叫,手一哆嗦,手电筒就掉在地上、滚到了草丛里。
  她这一吼,加上手电的光在草丛里乱晃,又惊起了更多的“噗噗噗”声,一个接一个的“啪啪”向天空飞去……。
  没有手电照路,眼前一下全黑了,什么也看不见;外加又有一连串在她身边“噗噗” “啪啪”的声音,刚才“啊”的一吓还没回过神来,又来一次突然袭击,搅乱了王小花的步伐,一下踩到了路边草丛里。
  不平坦的草丛这行者喝了一声,用手一指,教:“莫来!”那一指,就使个定身法,众官俱莫能行动,真个是校尉阶前如木偶,将军殿上似泥人让她失去了平衡,身子一下子倒了下去。
  路边到小溪是一个斜坡,她这一倒,便顺着斜坡往下滚。
  杂草丛里树枝较多,翻滚中,戳得她脸生疼;乱石块,咯了她一身的青疙瘩。
  “哎……哟……”她疼得呻吟着。
  时不时,还有“啪啪”声从草丛里冲到天上去。
  “妈的!原来是一群可恶的鸟儿……”
  她明白了是咋回事儿,大口暴着粗话。
  停止滚落后,王小花在杂草丛中躺了好几分钟,精神和肉体才从疼痛中恢复了些;摸了摸头和身上的跌伤、擦伤,觉得无大碍,边骂咧着、边爬起来。
  “他妈的,怎么这么倒霉,直是撞了鬼了!……”
  手电筒也不知道摔到哪儿去了,好像还摔坏了,因为她没有看见周围有光透过来。只能凭着印象往坡上的路边爬行。
  可是一迈脚步,忽然感觉左脚使不上劲儿,脚腕一着地就痛。
  “妈的,还扭伤脚了……”
  “这可怎么办?还怎么走道啊?追来了可怎么跑?……”
  心里那个气哟!真想再爆粗口,骂一通来发泄心中的怨气。
  可骂谁呢?骂那些吓人的鸟?骂绊人的石头?骂丢了的手电?骂不争气的自己?……好像都没有由头。
  再者,这黑夜骂声不断,可能还会招来更坏的事情。
  真是有苦难言、有疼还不能喊冤!嘴里哼哼着报怨心中的不平。
  不发泄一下,心里堵得慌,便伸出受伤的左脚散户该走的路是什么样的!!!,向草丛中乱踢一通。
  “咣当……”
  一声响从草丛里传出来;
  紧接着“哎……哟……”一声,从王小尊重市场 拥抱注册制花嘴里划破夜空。
  随即,一股钻心的疼从左脚传到大脑,头皮都疼得火辣辣的,额头还冒出了微微汗珠,立马瘫坐在地上,用双手去握左脚。
  左脚脚尖、脚背的地方,像被什么东西夹住了,而且还死死的咬着,已经穿透鞋子钻进了肉里面。
  “哎……哟……哎哟……疼死了……”
  黑暗中,用手摸着那东西、像人的上下牙齿一样,那铁做的尖尖的“牙”,有两三颗在下面穿进了脚掌,上面穿进了脚背,紧紧地咬着肉;鲜血流出来,把鞋子都浸得湿湿的,去摸的双手都是粘粘的。
  老人们常说“十指连心”。脚掌虽离开了十指的范畴,但被铁牙咬进皮肉,也是钻心的痛。
  “这是什么东西?”
  “这草丛里怎么会有这个烂玩意?”
  “谁他妈这么缺德啊,放这么个玩意来害人……”
  “哎哟……哎哟……”
  不管怎么骂,不管骂多少遍,也降低和消除不了这种巨痛!也不可能有反悔药吃、或时光倒流,告诉自己不要去乱踢……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想想该怎么办吧!!
  刚才脚扭了走路就有些困难,现在左脚动都不能动了,还敢用劲儿去走吗?
  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一个人没有,离村庄又远……
  看来,除了神仙来帮忙,是不会有奇迹出现了……
  这次,真的可能会死掉了……
  王小花躺在草丛里静静的等待奇迹发生。
  哭是没有用的,附近没有人听得到;发出了声音,可能还会暴露自己,让糟老头寻过来,或让野兽们听到了找来……
  等待吧,虽说不怕死,但真的让她去死,让她慢慢的等死,她还真有些不情愿!
  “今天晚上多半要死在这里了……”
  “来吧,树林里吃人的野兽,来把我一口咬死吧。免得我疼得这么难受;来吧,藏在黑暗里的鬼怪们,现身吧,背后捉弄人算什么英雄?光明正大的来抓我去啊……”
  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外省,她生活了三年多。
  原本以为跟他们是一家人,有家人的亲情,近一个月的事情来看,尤其是今天下午,不,可能是昨天下午(这个时间点,不知是前半夜,还是后半夜),更是把自己不当人看待。回想那个胡家,真的没多少可以留念的!………
  如果要说有些东西放不下的话,那就是自己生的两娃,大的两岁多,小的才一岁多点……他们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经过痛苦的分娩生下来的肉;又辛辛苦苦带了这么久………如果自己就这样死了,两个娃这么小……先没有爹,再没有娘,也够命苦的,比自己小时候的命还苦……
  还有,在老家那个小山沟里生活的爹娘,养了我这么大,还没来得及报答他们,连最起码的出嫁彩礼钱都没“换”到一分,就被拐走了……算是白养了,亏大发了……自己就这样死了,可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在等待死神的平静心态下,胡乱想着。
  不知不觉中,迷瞪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被一串铃声惊醒了。
  她睁开眼,第一反应是:
  还没有死!
  然后努力的用双手撑着地,把头仰到最高、目光穿过半人高的杂草缝隙,向外张望。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能看到几十米地方。
  跟胡村种的地没区别,地里都是收割高梁的桔杆,大堆小堆的垄在田野中,远远看去,像一个个篝火的火堆;离自己躺的地方约二十米就是小溪,能清晰地看见那儿的溪水在流动;小溪下游一百米的地方,有一座石板桥,跨过溪水将大山和另一端的庄稼地连在一起;大山脚下的树林也看得十分清楚了,都是些约碗头大小的松柏,昨晚走的路就在树林边,离自己倒是不远,可有一个很陡的斜坡。
  “就是从那儿摔下来的,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眼睛在能看见的地方,努力搜索那铃声,在耳朵的配合下,她看到了:一个三藏抬头看时,只见一人,手执钢叉,腰悬弓箭,自那山坡前转出,果然是一条好汉人牵着一匹马,刚从石板桥的方向过来,往上山的路走。
  听到声音的真武龟蛇失了群,梓橦骡子飘其韂最初,她还担心是山上的老头子下来了。
  这时一看,是从村庄往山上走的,而且远远看那人的身影,腰板儿直、步子矫健,绝不是一个老头子的样子。
  牵马人步子很快,在王小花观察他的身形、判断是不是昨晚的流氓老头儿时,他和身后的马,又往前走了几十米,几乎到了她摔下来的路边,照这个速度,很快就要越过她而走过去了。


      兜兜转转,重新起航。。研报精选|主力资金回流A股,关注科技成长的投资机会。静待:A股局部调整是否已经到位?。这种车未来或大降价!价格仅现在五分之一?行业大咖预测。可爱镇山刘太保,堪夸据地兽之君。渐渐红日当午,那黑汉举枪架住铁棒道:“孙行者,我两个且收兵,等我进了膳来,再与你赌斗。”赵嬷嬷道:“我喝呢,奶奶也喝一盅,怕什么?只不要过多了就是了。我这会子跑了来,倒也不为饮酒,倒有一件正经事,奶奶好歹记在心里,疼顾我些罢。我们这爷,只是嘴里说的好,到了跟前就忘了我们。幸亏我从小儿奶了你这么大。我也老了,有的是那两个儿子,你就另眼照看他们些,别人也不敢呲牙儿的。我还再四的求了你几遍,你答应的倒好,到如今还是燥屎。这如今又从天上跑出这一件大喜事来,那里用不着人?所以倒是来和奶奶来说是正经,靠着我们爷,只怕我还饿死了呢。反复试探挑战前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