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6|回复: 0

《中国新诗百年百家》(第三部第二辑:南风城,刘年等)_南风新诗第三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31 20: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辑十八位诗人:南风城,刘年,太白酒桶,陈湖,陆支传,庄子明,宗小白,梅子,安徽沙马,包尘,黎落,野兰,剑方,闫殿才,成都锦瑟,舒布衣,烂柯人,苏浅。



  《离别辞》同题二首

  文/南风城



  往事恋水

  它不肯过桥



  如果你在路上

  遇到另一个白发的我

  告诉他,少年很好



  身后眼前点评:此诗甚妙

  问:妙在何处

  答:妙极

  问:妙极在何处

  答:妙在极妙

  问:妙在极妙是为何

  答:余不知也



  《离别辞》

  文/刘年



  白岩寺空着两亩水,你若去了,请种上藕



  我会经常来

  有时看莲,有时看你



  我不带琴来,雨水那么多,我不带伞来,荷叶那么大



  身后眼前点评:刘年这首《离别辞》流传甚广,众说纷纭。余不赘言。

  --------------------

  《大路朝天》

  文丨太白酒桶



  一边是汽车

  一边是火车

  路面上冒着蓝烟

  铁轨间歇式呻吟

  整个下午阳光明媚

  风声不断

  走在空地上

  两边来回看

  没有一个是我能追上的



  身后眼前点评:这左右的汽车,火车若有知,当做何感想。反正“我”夹在它们两者之间是自叹弗如的-----这人有时候确实是不如“物”,也不得不承认。诗人抓住了这一瞬间人类的微妙情感并予以表达,也是不简单的。

  ------------------------

  《列车上充电桩高潮,可转债轮动主升浪加速

  文 | 陈湖



  那个小麦肌肤的女子嗑着

  杏仁、瓜子和板栗。咔咔声



  从郑州、武汉、长沙到广州

  从麦芒、向日葵到稻穗

  她像一只候鸟

  我仿佛看见她吞下一路上的秋天



  身后眼前点评:列车上非常平常的一个生活细节与场景。有意义吗?有的——结论:世上没有不能进行艺术创作的题材与内容,关键看你如何表达罢了。

  ------------------------------

  《相遇》

  安徽丨陆支传(极目千年)



  这是最好的相遇

  绿皮火车在黄”王夫人不等回完,便说:“既这样,我们何不接了他来土高原上行驶着

  我靠在窗口,一脸倦意

  窗外,一条土路从天际线挂下来

  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在高原巨大的背景下

  神态安详,衣着干净

  火车带着我驶过的几秒

  我们都微微侧了一下身体

  轻巧地,让过了

  彼此的一生



  身后眼前点评:又一篇写羁旅途中的诗歌。的确,正如诗人描画的,我们人与人之间的每一次相遇也都是偶然的。只怪:宇宙太大,人世太大,时间与空间又都是如此地无边无际,无始无终。

  -------------------------------

  《古渡》

  文丨庄子明



  只立着块石碑

  碑上凹刻着古渡二字

  遍野黄沙漫漫



  没见那条摆渡的船

  也没见摆渡的艄公



  我被搁浅于古渡岸边

  听,大河滔滔

  看,彼岸茫茫



  身后眼前点评:限于题材,此作要写出新意难于上青天。毕竟“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千年名句摆在那里。但是,此作结尾两行收得好,狭小的渡口,顿时开阔了起来,并给人以想象。相反,很多作者,包括很多所谓名家都爱在结尾,做总结式的暗示与抒情,个人的看法是,只要看到这样的作品作者,我就毫不犹豫地将其归入创作文学的不入流与门外汉行列。

  ----------------------------

  《野花》

  文/宗小白



  不知名的野花生长在道旁

  风一吹

  它就点点头

  再一吹,它又点点头

  它见的风

  多了

  没有哪阵风

  吹倒过它

  倒是那些风

  吹着吹着

  就不见了



  身后眼前点评:诗歌的象征,有时候不必太复杂。有些成功的象征手法的应用可以很直白,比如此作。

  ---------------------------

  《母亲的一生》

  文/梅子



  七岁养猫,十岁养狗

  二十来岁开始养娃

  三十岁时把丈夫养得白白胖胖

  也养坏了他的脾气

  四十岁后,儿女一个个成人

  按她的话说,养大了一群白眼狼

  五十多岁得了重病

  一天比一天虚弱、变轻

  嘱咐把她的骨灰埋在花坛下

  死后她想养养花



  身后眼前点评:将一位母亲的一生予以浓缩,既有诗意,且不至于空泛,不容易。

  ---------------------------

  《晚景》

  文丨安徽沙马



  黄昏,两个老人坐在公园的

  长椅上面对面不知道

  说些什么,一阵风吹乱他们头上的白发

  仿佛是一段潦草的往事



  几片枯叶随风落在他们

  投下的影子里



  不一会一个老人站了起来,接着

  另一个老人也站了起来

  招招手,没有说再见。在

  一个路口,各自朝各自的方向走去



  身后眼前点评:此情此景,每天到处都在发生。有人将它用文字呈现在人们面前——原来如此,这便是文学的发现功能”龙王帅水族,泱泱而回,不在话下罢。

  ------------------------

  《灯》

  作者:包尘



  灯灭的时候

  天亮了

  天亮的时候

  灯就灭了

  傻子却不走

  我问:天都亮了

  你在干嘛?

  他回答

  我在等灯亮

  天还会黑的



  身后眼前点评:取巧的文字。文章,诗歌,并非不可以取巧,只是需要自然,水到渠成,不做作,不显示出明显的刻意。

  -----------------------

  《会有一个未来》

  文/黎落



  突然遇见她挺让人开心。她穿花布长衫

  檐角缀几粒丁香,她身边没有他

  她说周末出来放风蛮好

  她吃两块钱

  一碗的豆浆。她说和植物在一起,

  心才是绿的。她颤巍巍走近又走远

  我掏出一颗烟点上,想想

  又掐灭了。远处阳光恍惚

  近处,雨声恍惚



  身后眼前点评:这是写未来吗?这样的未来未免使人惆怅——也许,诗人要的,所以表达的就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心境,情绪,遐想或者梦幻吧。

  是人,不可避免有时候拥有梦想,或者恍惚。

  诗歌,也不妨多表达一点人这样的小九九。

  -----------------------------

  《菊花》

  文丨野兰



  这握紧了,又松开的拳头

  朝世界挥去,在石壁上

  化为一阵风



  吹走我们的想像

  直到霜一层又一层地铺下来

  我们才看清它脸上的秋天



  那些灿烂的笑容里

  始终竖着一道篱笆



  身后眼前点评:菊花含苞是拳头,开放是篱笆。这样的菊花可以有。同样,是人,也可以拥有这一类的心态。

  ----------------------------

  《孤独》

  安徽/剑方



  今夜我拿下孤独

  我是任性的君王

  今夜的龙辇不许怠慢

  我要遍及十五座城池

  我要月光和臣子

  把每一毫米都擦拭干净



  我要私访十五座城池

  在那里掰开孤独并种植

  我传下口谕:

  这些孤独

  每一棵

  都必须生长出一片林



  身后眼前点评:这不是孤独,这是豪迈,放诞与不可一世。哈哈。

  ------------------

  《林芝》

  文丨闫殿才



  雅鲁藏布江拐过来,要长舒一口气

  桃花开得慢。一江的红

  把时间扯得很久,很远



  所以初生的牦牛,比其他地方的

  多看了一眼春天



  身后眼前点评:这样一幅画,扯啊,差不多要贯彻整个一条雅鲁藏布江。这是一支神奇的画笔。妙哉。

  --------------------

  崖

  文/成都锦瑟



  江山至穷处,呈现死亡的美学

  如同绝壁爱上深渊

  亡国之音有大美

  那么富春山居图与元青花呢?

  垂直是一种视角,也是一种维度
原来那贼不要店中家火,只寻客人
  当夜幕降临,世界阒寂

  灵魂互道晚安,墓碑与尘世构成直角

  ——在她嶙峋的锁骨上,野菊花静静地开放



  身后眼前点评:这座崖不简单,与江山社稷有关。人道:崖山之后无中国,是否?

  ----------------------

  《日环食》

  文丨舒布衣



  我为你定制的黄金戒指

  从刚果北部发出,经中非、那些年,他为什么能持续亏损?南苏丹、埃塞俄比亚

  一路向东,在北太平洋西部抵达。并赶在

  秋天来临之前,用树叶给你写信

  以凉风题跋。等待海水涨潮的日子来临

  在月圆之夜,以一杯薄酒

  与你洞房花烛



  身后眼前点评:圆月一样的戒指,绕道大半个地球而来。敢想,也够浪漫。

  -------------------

  《老歌》

  湖南/烂柯人



  一些老歌掉进

  零碎的时间里

  像落叶掉在湖面



  你逐渐成为

  一首老歌

  在路人的目光中

  抱着湖泊行走



  身后眼前点评:我们都可能成为一首老歌,属于会行走的老歌。

  -------------------------

  《恒河:逝水》

  文丨苏浅



  三月无风,恒河停在黄昏。

  站在岸边的人,一边和鸟群说着再见一边想起

  昨夜在梦里悄悄死过无人知道。



  从没有一种约会像死亡这样直接。

  一生啊。它伸手抱住什么,什么就成为火焰;



  一生怎么会这样美

  刚开始是花瓣,后来是蝴蝶。



  刚开始是一滴雨,

  后来是恒河。



  身后眼前点评:黄昏,鸟群,梦幻,火焰,花瓣,蝴蝶,一滴水与恒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交响曲?

  短诗未必不能表现复杂与宏大的主题。此作亦可以证明。       ”紫鹃打谅他冷。因说道:“姑娘躺下,多盖一件罢。那炭气只怕耽不住。正打处,有人请他赴宴去了。二人努力争强胜,只为唐僧拜法王。继续分享之二:所有大师都没有说一点,你的系统一定要适合你的性格。后来我师父一到,唤雨呼风,拔济了万民涂炭。入市一月记。人在山水间(十一)。大仙笑道:“好仙童啊!成仙的人,神满再不思睡,却怎么这般困倦?莫不是有人做弄了他也?快取水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