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1|回复: 0

《论语之语论》 泰伯第八_论语之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8 21: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语之语论》

  泰伯第八

  8.1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意译】孔子说:“泰伯,他的美德可以说是达到了极致啊!坚决的把本该拥有的天下让了出来,民众虽然没有从他那里得到恩惠,但却仍然称颂他的美德。”
  【语论】泰伯是周太王的长子。周太王生了三个儿子:泰伯、仲雍、季历。季历又生下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
  时值商王德衰,周太王有意取而代之,泰伯却持反对意见。周太王见姬昌小小年纪,便颇具圣明气象,就有了传位给季历、而及于姬昌的打算。泰伯知道后,就和仲雍一起逃到荆蛮,披发文身,表示永不复回。于是,周太王立季历为世子。
  数十年后,姬昌继位,果然不同凡响,万方归心,渐渐掌握了三分之二的天下。姬昌死,其子姬发即位,使用武力一举剪灭了商朝。姬发建立周朝,是为周武王。

  世界上最大的,莫过于天下;“让天下”,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美德;“三让天下”,更是“无以尚之”的美德。泰伯为达成父亲的心愿,坚决抛去世子之位,以小我的牺牲换取了大道的实现。这份美德,可以说达到了“极致”。
  泰伯,是美德的化身;《泰伯》这一篇名,象征的就是“美德”。《论语正义》上说:“此篇论礼让仁孝之德,贤人君子之风,劝学立身、守道为政。叹美正乐、鄙薄小人。遂称尧舜及禹文王武王。以前篇论孔子之行,此篇首末载贤圣之德,故以为次也。”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论语》一书的目的,同样是为了传述、显明崇高的美德,以使“自天子以至于庶人”,每个人都达到“至善”的境界。
  美德,是所有道心善行的总称,具体讲来:“仁”----爱护他人,是领袖群伦的最高美德;“义”----公平正义:真正做到了对他人的爱护,才能实现“义”;“礼”----恭敬有礼,维系着社会的和谐运转;“智”----明辨是非,标志着智力的成熟;“信”----忠诚信实,与生俱来,要保持勿失;“学”----学习修身,是完美人生的基础;“政”----治国平天下,是人生的终极目标……至于书中所论及的仁人义士、明君贤臣、侠客隐者等等,或兼有美德之全体,或具备美德之大部,至少者、也执有美德之一端。

  8.2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意译】孔子说:“恭敬却不符合礼仪,则过于辛劳;谨慎却不符合礼仪,则显得畏缩;勇敢却不符合礼仪,则难免莽撞;正直却不符合礼仪,则伤害人心。统治者和睦亲族,民众就会兴起仁爱之风;统治者不遗忘故友旧臣,民众就不会怠慢轻薄。”
  【语论】一切美德,如果不以合适的方式来表达,就失去了恰当的节与度。上行下效,统治者以身作则,国家治理好、社会有秩序,就指日可待了。

  8.3
  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意译】曾参卧病不起,唤来门下弟子,说:“动动我的脚,动动我的手。《诗》上说:‘战战兢兢,象面临深渊、象足踩薄冰。’从现在开始、以后的每一天,我都要清楚的知道:自己免去了不孝之名啊!小子们要牢记啊!”
  【语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死时保全,才算孝顺。曾参临终前,让弟子们帮他活动一下手足,看到都还完整,感叹道:我小心谨慎了一辈子,现在终于可以把身体完整的交还给父母了。
  人生几十年,经历磨难坎坷无数,保证身体没有残缺固然不易,节操品行做到不亏不欠,更是难上加难。身体发肤尚且不能毁伤,何况节操!

  8.4
  曾子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意译】曾参病重,孟敬子前来慰问,曾参对他说:“鸟儿即将死亡,会发出悲哀的鸣叫;人在即将死亡时,会说出向善的言语。一个君子,要重视三件符合道义的事:仪态生动自然,就会远离冒犯和怠慢;脸色端庄严正,德尔股份强势上涨就会让人信服;讲话认真文雅,就会远离鄙视与背叛。至于笾豆等祭祀方面的事情,则是有关部门的职责。”
  【语论】曾参临终,正言嘱告孟敬子:首先要修养好自身,打下为政治国的基础。其次是做好本职工作,权责以外的事情,即使重要,也不能过多干涉。
 金融机构针对受灾企业和个人资金需求开放多项“绿色通道” 孟敬子是孟武伯的儿子,孟子的曾祖父,名捷,世称仲孙捷。

  8.5
  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我教你去请一位圣贤,他能破得金光,降得道士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意译】曾参说:“有才能的人,向没有才能的人请教;知识丰富的人,向知识贫乏的人请教;拥有很多学问,却谦虚的好像没有学问一样;内心充实,又能虚怀若谷;别人冒犯他,也从不计较。以前我有个朋友,曾经努力的做到了这些。”
  【语论】孔门弟子中,如此完美的人,恐怕非颜回莫属了。颜回的心志,可以连续几个月都不离开仁德。他择善固执、好学持谦,只知道义理之无穷,浑然忘却了物我。

  8.6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意译】曾参说:“可以把身高不满六尺的孤儿托付给他,可以把百里之国的命运交寄在他的手中,大难临头也不能倾夺他的意志。这是象君子一样的人吗?当然是君子一样的人呀。”
  【语论】能够辅佐幼小的君主,能够管理好小的邦国,危急关头不能改变其气节——德才如此的人,方能称得上是君子。

  8.7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意译】曾参说:“作为士人,不可以不具备宽阔的胸怀以及坚毅的性格,因为他的任务非常繁重、求索之路非常遥远。把追求仁德当做自己的任务,不是很繁重吗?一直追求下去、直到死亡方才结束,不是很遥远吗?”
  【语论】弘而不毅,则难以持久;毅而不弘,则仁心难全。两者兼具,方能全仁而无私,以至于死而后已。
  细品以上两章,可以感受到曾参将君子和士人的品行拔高了一个层级。曾参律己之严,由此可见一斑。

  8.8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意译】孔子说:“兴起于诗歌,树立于礼仪,完成于音乐。”
  【语论】此章讲的是造就完美人格的学习次序。
  诗歌是真情实感的流露,容易打动人并容易被人接受,所以应该首先学习;礼仪是为人处世的规范准则,学习后,方能很好的立足于社会;音乐可以陶冶情操消融邪念,使人心境和顺进而趋于完美。

  8.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意译】孔子说:“民众赞成的,让官吏顺着去实施;民众不赞成的,让官吏明白不赞成的原因。”
  【语论】此章反映的是孔子“大畏民志”、“因民之利而利之”、“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务民之义”等民本思想。它是对以君主为代表的统治者“为政原则”的规定,即:施政要以人民的意志为转移。
  值得注意的是,此章还有另外一种通行的断句方法:“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种断句,与笔者断句标点的位置不同,导致文意也大相径庭。因为它的文意,反映的是统治者的“愚民理念”,与孔子的“民本思想”是背道而驰的。所以,笔者认为是不正确的。
  观看本书前文,《为政第二》孔子论述治国原则时,曾经明确指出:“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即:让平民百姓学习并掌握“礼仪”、修养成与贵族同等的美德,就可以拥有羞耻之心、进而达到善良的境界。这是一种开启民智的行为,与“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是完全相反、格格不入的。再参以儒家其它民本思想,可以肯定的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种断句方法,是完全错误的。
  北宋学者程颐曾经说:“圣人设教,非不欲人家喻而户晓也,然不能使之知,但能使之由之尔。若曰圣人不使民知,则是后世朝四暮三之术也,岂圣人之心乎?”
  这段解释,前半部之含义,符合于“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断句方法;后半部之含义,又认同于“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断句方法。大略一看,同一段话,竟然表达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来。但仔细阅读,从“若曰圣人不使民知,则是后世朝四暮三之术也,弟子没及奈何,特地到此参拜如来岂圣人之心乎?”可以看出:程颐对于孔子的本心,把握的还是相当准确的。
  一些“朝四暮三”之徒,正是基于与法家同样的目的,假借“圣人之言”,开脱自己“反人民”的责任,以便为自己谋取更多的私利。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不言自明。
  民本思想和愚民理念,一定要区分清楚,容不得丝毫马虎。
  最后强调一点:常人的思维可以含混不清,但思想家的思维是绝对不能含混不清的,否则,他就不是思想家了。

  8.10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意译】孔子说:“喜欢勇武却厌恶贫困,会导致祸乱;有人不仁善,痛恨他过了头,也会导致祸乱。”
  【语论】贫穷而又喜欢武力的人,如果不能安分守己,则容易为非作歹;有邪恶念头的人,应该用礼义廉耻来教化他,不能只是一味地痛恨。
  孔子告诫统治者,要关心爱护贫困的人以及心术不正的人,从而防患于未然。如果把他们逼上了梁山,那么,统治者也是应该承担相当大的责任的。

  8.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馀不足观也已。”
  【意译】孔子说:“如果具备周公那样的才智和美仪,但却骄傲而又吝啬,那么,这个人的才智和美仪也就不值得欣赏了。”
  【语论】人和人的不同,大致可以从三个方面加以区分,即品德、才智、仪容。品德是根本是支柱,才智和仪容是末节是依附。一个人骄傲并且吝啬,说明他缺乏美德;如果缺乏美德,即使拥有再高的才智、再美的仪容,最终也会遭到人们的厌弃。

  8.12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意译】孔子说:“求学多年,还没有萌发求职做官从而获取俸禄的念头,这样的人很难得呀。”
  【语论】学习的目的,是为了修养自身进而服务社会,做官便是服务社会的途径之一,也是大多数人希望获得的成果。一个人求学多年,却没有做官求俸禄的欲望,说明这个人追求道义之心深切,不以功名利禄为重。如此志向远大的学生,确实少之又少。

  8.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人,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意译】孔子说:“坚守信仰、不断学习,完善道德、直到死亡。危险的邦国不进入,混乱的地方不居住。天下太平就出来做官,政治黑暗就隐居起来。社会秩序井然,却身处贫困地位低贱,这是一种耻辱;社会腐败混乱,却安享富裕和尊贵,也是一种耻辱。”
  【语论】“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在于自身,是一定要做到的。天下太平或者混乱,非一人之力能够控制和改变,但有选择的机会和权力,要坚持原则,把握正确的方向。

  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意译】孔子说:“不在那个职位上,就不要干涉那个职位上的政事。”
  【语论】无论在什么职位上,都必须尽忠职守。
  春秋时期,许多权臣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有做好,却喜欢对其它职位上的人和事指手画脚,严重者欺君专权。僭越之风盛行,逐渐丧失了周朝初期的礼仪制度,导致社会动乱,战争频仍。孔子认为,这一切的根源,都是不在其位、却谋其政的结果。

  8.15
  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意译】孔子说:“师挚担任鲁国乐官初期,经常演奏《关雎》这首乐曲。音乐结尾时,和谐优美的旋律充斥在两耳之间,经久不散。”
  【语论】孔子周游列国返回鲁国后,开始根据搜集到的素材,着手修订音乐。这时,师挚恰好赴任乐官,两人一起研究探讨,终于完成了对音乐的修订。孔子非常怀念那段美好时光。

  8.16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意译】孔子说:“狂放却不正直,无知而又不敦厚,没有才能却又不讲信用,这种人,我不知道他的未来会是什么?”
  【语论】每个人天资不同,如有缺失必当补救,可有些人不但不补救,还自以为是的反其道而行之,这样的人,其人生确实不容乐观。

  8.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意译】孔子说:“学习,要”  袭人正要骂他,只见老太太那里打发人来说道:“老太太说了,叫二爷明儿不用上学去呢.明儿请了姨太太来给他解闷,只怕姑娘们都来,家里的史姑娘,邢姑娘,李姑娘们都请了,明儿来赴什么消寒会呢象追赶别人一样,唯恐追不上;学会了,又要拥有唯恐失去它的心态。”
  【语论】学习,具备了危机感,才能不断取得进步。

  8.18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
  【意译】孔子说:“雄伟高大呀!舜和禹都拥有了天下,但却好像与自己不相干一样。”
  【语论】舜和禹天下共主的地位,不是通过刻意追求从而得到的,而是凭借美德和功劳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先君的禅让。他们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没有把天下看做个人的私产,而是很好的继承了尧帝“天下为公”的理念。天下本来就是天底下所有人的天下,做君主的只不过是代为管理罢了。舜和禹完美的做到了这一点。

  8.19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意译】孔子说:“太伟大了!尧在君主位置上的做法。雄伟高大呀!天是最广大的,只有尧能效法天。广阔无边呀!民众想赞美他,却找不出恰当的词语。雄伟高大呀!他成就的功勋事业。光明呀!他创立的礼乐制度。”
  【语论】天,生长万物、哺育万物;尧,则以天为法则,建立起天下为公的大同社会,又选贤任能,将帝位禅让给了舜。孔子连用五个感叹词,来赞美尧这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君主。

  8.20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意译】舜帝有五个大臣,就把天下治理好了。周武王说:“我有十个治理乱局的能臣。”孔子评论说:“‘人才难得’,不是讲的很对吗?唐尧虞舜以后,到周武王时期,人才最为兴盛。但除去一个管理内廷的妇女,剩下的也只不过九个人罢了。周文王时,已经拥有了三分之二的天下,却仍然继续尊奉殷朝。周朝的美德,可以称得上达到了极致。”
  【语论】孔子从“人才难得”这一现实出发,盛赞周朝开国君臣的崇高美德。

  8.21
  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
  【意译】孔子说:“大禹这个人,我挑不出他一点毛病来。自己粗茶淡饭,给鬼神的祭品却很丰盛;平时衣裳简朴,礼仪服饰却制作的无比精美;居住简陋的房屋,水利系统却修建的十分完善。大禹,我实在挑不出他的毛病来。”
  【语论】大禹对自己非常刻薄,但对于国家大事,却是特别的用心。他身体力行,治理洪水时三过家门而不入,堪称官员们的表率。成为天子后,仍然是该简朴的简朴、该丰美的丰美,无论做什么事,都很适宜得当。       潜伏盘的风险,游资大撤退了。转载NIVEST。白酒、金融还有机会吗?。”沙和尚笑道:“哥啊,常言道:三年不上门,当亲也不亲哩。”说着,蹙眉长叹。  凤姐见昭儿回来,因当着人未及细问贾琏,心中自是记挂,待要回去,争奈事情繁杂,一时去了,恐有延迟失误,惹人笑话。少不得耐到晚上回来,复令昭儿进来,细问一路平安信息。连夜打点大毛衣服,和平儿亲自检点包裹,再细细追想所需何物,一并包藏交付昭儿。又细细吩咐昭儿:“在外好生小心伏侍,不要惹你二爷生气,时时劝他少吃酒,别勾引他认得混帐老婆,-回来打折你的腿"等语。赶乱完了,天已四更将尽,总睡下又走了困,不觉天明鸡唱,忙梳洗过宁府中来。  那贾珍因见发引日近。亲自坐车,带了阴阳司吏,往铁槛寺来踏看寄灵所在。又一一嘱咐住持色空,好生预备新鲜陈设,多请名僧,以备接灵使用。色空忙看晚斋。贾珍也无心茶饭,因天晚不得进城,就在净室胡乱歇了一夜。次日早,便进城来料理出殡之事,一面又派人先往铁槛寺,连夜另外修饰停灵之处,并厨茶等项接灵人口坐落。  里面凤姐见日期有限,也预先逐细分派料理,一面又派荣府中车轿人从跟王夫人送殡,又顾自己送殡去占下处。目今正值缮国公诰命亡故,王邢二夫人又去打祭送殡,西安郡王妃华诞,送寿礼,镇国公诰命生了长男,预备贺礼,又有胞兄王仁连家眷回南,一面写家信禀叩父母并带往之物,又有迎春染病,每日请医服药,看医生启帖,症源,药案等事,亦难尽述。又兼发引在迩,因此忙的凤姐茶饭也没工夫吃得,坐卧不能清净。刚到了宁府,荣府的人又跟到宁府,既回到荣府,宁府的人又找到荣府。凤姐见如此,心中倒十分欢喜,并不偷安推托,恐落人褒贬,因此日夜不暇,筹划得十分的整肃。于是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  这日伴宿之夕,里面两班小戏并耍百戏的与亲朋堂客伴宿,尤氏犹卧于内室,一应张罗款待,独是凤姐一人周全承应。合族中虽有许多妯娌,但或有羞口的,或有羞脚的,或有不惯见人的,或有惧贵怯官的,种种之类,俱不及凤姐举止舒徐,言语慷慨,珍贵宽大,因此也不把众人放在眼里,挥霍指示,任其所为,目若无人。一夜中灯明火彩,客送官迎,那百般热闹,自不用说的。至天明,吉时已到,一般六十四名青衣请灵,前面铭旌上大书:“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诰封一等宁国公冢孙妇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尉享强寿贾门秦氏恭人之灵柩"。一应执事陈设,皆系现赶着新做出来的,一色光艳夺目。宝珠自行未嫁女之礼外,摔丧驾灵,十分哀苦。  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修国公侯晓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这六家与宁荣二家,当日所称"八公"的便是。余者更有南安郡王之孙,西宁郡王之孙,忠靖侯史鼎,平原侯之孙世袭二等男蒋子宁,定城侯之孙世袭二等男兼京营游击谢鲸,襄阳侯之孙世袭二等男戚建辉,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裘良。余者锦乡伯公子韩奇,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堂客算来亦有十来顶大轿,三四十小轿,连家下大小轿车辆,不下百余十乘。连前面各色执事,陈设,百耍,浩浩荡荡,一带摆三四里远。  走不多时,路旁彩棚高搭。设席张筵,和音奏乐,俱是各家路祭:第一座是东平王府祭棚,第二座是南安郡王祭棚,第三座是西宁郡王,第四座是北静郡王的。原来这四王,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犹袭王爵。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近闻宁国公冢孙妇告殂,因想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同难同荣,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上日也曾探丧上祭,如今又设路奠,命麾下各官在此伺候。自己五更入朝,公事一毕,便换了素服,坐大轿鸣锣张伞而来,至棚前落轿。手下各官两旁拥侍,军民人众不得往还。  一时只见宁府大殡浩浩荡荡,压地银山一般从北而至。早有宁府开路传事人看见,连忙回去报与贾珍。贾珍急命前面驻扎,同贾赦贾政三人连忙迎来,以国礼相见。水溶在轿内欠身含笑答礼,仍以世交称呼接待,并不妄自尊大。贾珍道:“犬妇之丧,累蒙郡驾下临,荫生辈何以克当。他已承认了,是他拿回。它是天山股份之后的第一个七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