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3|回复: 0

来吧,我们来比比谁的笑话更好笑,哈哈哈哈_比比哈哈哈哈来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9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没事问女儿:“我们家”  子兴道:“便是贾府中,现有的三个也不错.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春,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春.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得个个不错.雨村道:“更妙在甄家的风俗,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不似别家另外用这些`春'`红'`香'`玉'等艳字的.何得贾府亦乐此俗套?"子兴道:“不然.只因现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余者方从了`春'字.上一辈的,却也是从兄弟而来的.现有对证:目今你贵东家林公之夫人,即荣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时名唤贾敏.不信时,你回去细访可知谁最有本事?” 女儿甜甜一笑:“当然是爸爸了。” 老婆”窗外众人听说,方各自执事去了.彼时宁府荣府两处执事领牌交牌的,人来人往不绝,那抱愧被打之人含羞去了,这才知道凤姐利害.众人不敢偷闲,自此兢兢业业,执事保全.不在话下.  如今且说宝玉因见今日人众,恐秦钟受了委曲,因默与他商议,要同他往凤姐处来坐.秦钟道:“他的事多,况且不喜人去,咱们去了,他岂不烦腻:“为什么是爸爸不是妈妈呢?” 女儿:“因为”  金桂的母亲此时势孤, 也只得跟着周瑞家的到他女孩儿屋里,只见满脸黑血,直挺挺的躺在炕上, 便叫哭起来.宝蟾见是他家的人来,便哭喊说:“我们姑娘好意待香菱, 叫他在一块儿住,他倒抽空儿药死我们姑娘!"那时薛家上下人等俱在,便齐声吆喝道:“胡说,昨日奶奶喝了汤才药死的,这汤可不是你做的!"宝蟾道:“汤是我做的,端了来我有事走了,不知香菱起来放些什么在里头药死的”王夫人听了,便啐道:“这种女人死,死了罢咧,也值得大惊小怪的!"婆子道:“不是好好儿死的,是混闹死的.快求太太打发人去办办爸虽然长得砢碜,却娶了一位漂亮贤惠的妻子,还生了一位聪明漂亮的女儿。(来自weibo 笑满江湖)

妖王复牌了!  从今天起每天都更,看看能不能治愈自己的焦虑症。       抉择之时,海尔智家吹响集结号。越来越快。。。。市场进入了我喜欢的节奏!。菩萨不敢久停,对大仙曰;“今领如来法旨,上东土寻取经人去。捆了抬去后边,不分好歹,俱掷之于地。教你更加有效地控制住回撤,走向高手之路!。”小厮答应出来。这里薛姨妈自来见王夫人,托王夫人转求贾政。贾政问了前后,也只好含糊应了,只说等薛蝌递了呈子,看他本县怎么批了再作道理。  这里薛姨妈又在当铺里兑了银子,叫小厮赶着去了。三日后果有回信。薛姨妈接着了,即叫小丫头告诉宝钗,连忙过来看了。只见书上写道:  带去银两做了衙门上下使费。哥哥在监也不大吃苦,  请太太放心。独是这里的人很刁,尸亲见证都不依,连哥哥  请的那个朋友也帮着他们。我与李祥两个俱系生地生人,幸找着一个好先生,许他银子,才讨个主意,说是须得拉扯  着同哥哥喝酒的吴良,弄人保出他来,许他银两,叫他撕  掳。他若不依,便说张三是他打死,明推在异乡人身上,他  吃不住,就好办了。我依着他,果然吴良出来。现在买嘱尸  亲见证,又做了一张呈子。前日递的,今日批来,请看呈  底便知。因又念呈底道:  具呈人某,呈为兄遭飞祸代伸冤抑事。窃生胞兄薛蟠,  本籍南京,寄寓西京。于某年月日备本往南贸易。去未数日,家奴送信回家,说遭人命。生即奔宪治,知兄误伤张  姓,及至囹圄。据兄泣告,实与张姓素不相认,并无仇隙。  偶因换酒角口,生兄将酒泼地,恰值张三低头拾物,一时失  手,酒碗误碰卤门身死。蒙恩拘讯,兄惧受刑,承认斗殴致  死。仰蒙宪天仁慈,知有冤抑,尚未定案。生兄在禁,具呈诉辩,有干例禁。生念手足,冒死代呈,伏乞宪慈恩准,提证  质讯,开恩莫大。生等举家仰戴鸿仁,永永无既矣。激切  上呈。批的是:  尸场检验,证据确凿。且并未用刑,尔兄自认斗杀,招  供在案。今尔远来,并非目睹,何得捏词妄控。理应治罪,姑念为兄情切,且恕。不准。薛姨妈听到那里,说道:“这不是救不过来了么。这怎么好呢!"宝钗道:“二哥的书还没看完,后面还有呢。兽鼎香云袭御衣,绛纱灯火明宫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